博客网 >

2009年中国文坛热点问题述评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文坛三分格局的形成

与文学作为创意产业的新变

——2009年中国文坛热点问题述评

 

□ 葛红兵1 许道军2

 

内容摘要 今天,网络文学、青春文学与传统文学三足鼎立,构成文坛新格局;学界对五四运动90年、当代文学60年的不同评价态度,在某种程度上显示出保守主义的苗头;《蜗居》的热播说明当代文学在提高回应现实的能力同时,还要有反映现实的热情与直面现实问题的勇气;韩寒“中国第一博客”现象,反映了80后的精神成长;金庸加入作协与郑渊洁退出作协,一进一出,意味深长;而复旦大学“文学创作”硕士点的审批与上海大学“文学与创意写作学科”的建设,在不同侧面预示着文学作为文化产业的新变。2009年文坛在多个方面显示了中国文学发展的丰富性、复杂性与可能性。

关键词 文坛热点 三分天下 新变 保守主义 复杂性 可能性

作  者 1葛红兵,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2 许道军,上海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巢湖学院副教授。(上海:200444

 

原载《探索与争鸣》2010年第一期

 

2009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中国自然难以独善其身。在这个特殊背景下,中国迎来现代文学(“五四”运动)诞生90周年、当代文学(新中国)诞生60周年。五四运动与新中国的建立对中国新文学特别是当代文学起着决定性影响,关乎着中国大陆文学也牵连着世界华语文学的发展。在这个特殊时刻,来自不同地域、具有不同政治信仰的学者共同检视中国文学的来路和去路,形成“小团圆”现象。今天,网络文学、大众文学与纯文学三分天下的中国文坛新格局已经形成。网络文学已经成为文学的未来,新的文学经典也有可能在网络中诞生。国务院《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出台,意味着文化产业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性产业,文学如何面对这个机遇和挑战?复旦大学的“文学创作”硕士点的审批、上海大学“文学与创意写作学科”的建设,首先对此做出了回应。文学教育回归“艺术”,将对文化产业的振兴和中国文学未来的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话题都值得关注。  

 

三分天下:当今文坛新格局

 

20096月“中国当代文学六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王晓明提出,“今天的中国文学到底是什么?它在哪儿?”[1]王晓明的忧虑不无道理。近年来,一方面是文学期刊越来越萎缩,批评家集体陷入失败主义情绪不能自拔,哀叹文学已死;另一方面是当代文学人口与文学出版一直在增加,“倘若把‘80后’文学、网络文学统统纳入当代文学,当代文学根本不需要我们担忧”[2]。许多批评家的焦虑其实来自对文学固有的本质化的理解和当下文坛格局的巨大变化所引起的失落。

白烨认为,当下的当代文坛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过去以作协、文联系统及其举办的各类期刊为阵地的纯文学发展模式依然存在,同时出现了“以文学期刊为主导的传统纯文学,以商业出版为依托的大众文学,以网络媒介为平台的新媒体文学”三分天下局面,文学批评也有趋势,以职业批评家、高等学校为阵营的学院批评,以媒体业及媒体文章为主角的媒体批评,以网络作者尤其是博客文章为主干的网络批评共存共建,构成文学与文化批评的基本态势。[3]当今文坛,三分天下已然是事实,其中以网络文学为中坚的新媒体文学最强。当“评论家集体失语网络文学”[4]时,网络文学一骑绝尘。网络改变了生活方式,也改变了文学阅读,“对于自小便依赖互联网成长起来的这一代年轻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身份只有两个:公民和网民”[5]。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2008年国民阅读调查显示,网络阅读首次超过了图书阅读!专家预测,互联网第三次浪潮将始于2009年,中国网民数量在五年之内将达到5亿人左右。网络文学生产效率惊人,如起点中文网号称拥有18万名作者,原创小说超过23万部,总字数超过200亿字,每天有3000万字以上更新;它拥有庞大的年轻读者群,日点击率超过3亿。张颐武甚至乐观预测,从长远看,未来的曹雪芹也将产生在网络。[6

经典总是类型的经典,网络文学亦有网络文学的“经典”。2008年发起的“网络文学十年盘点”活动历时半年,于20096月结束,21部作品进入终审并以打分的形式排出“座次”。①网络文学诞生于网民的汪洋大海之中,又反哺网民的精神需求。网络文学在国民精神生活中到底起到什么作用?作家酒徒认为:“从某种角度上而言,网络文学作品对华语文化传播的贡献,不亚于当年格林童话对于德意志民族的作用。……网络文学存在的意义正在于此,它让无数不喜欢母语阅读的年轻人重新坐在了方块字面前,重新通过祖宗流传下来的文字感悟自己的人生。”[7

文坛三分,并不意味着文坛从此走向分裂,实际上三个板块之间存在着密切的互动。张颐武认为,“‘青春文学’的崛起并不是以传统文学的萎缩和消逝为前提和代价的……是一个新的文学市场和文学空间的发现,它和传统的文学界其实是共生共荣的关系”[8]。一方面,“青春文学”与网络文学有着天然联系,而传统文学也在亲近网络,主动上网,接受全新的挑战。如2008年“三十省作协主席小说展”启动,2009年见分晓,吉林省作协主席张笑天的小说《沉沦与觉醒》获得一等奖。虽然只是赚取了“230万”的点击率,但是作者本人表示十分高兴——现在轮到传统作家需要网络承认的时候了!另一方面,网络也向传统文学发出邀请,20081022日,起点中文网在北京大学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布起点中文网获得海岩、都梁、周梅森等18位作家的作品首发权,全部签约作家的新作,将率先在起点以分章连载的方式与网民见面。2009年新浪读书频道屡屡向传统作家伸出橄榄枝,49日,新浪网读书频道再次携手“文学豫军签约新浪”,郑彦英、杨东明、墨白等33位河南籍作家集体加盟网络,鲁迅文学院副院长白描也率21名作家加入新浪读书频道。

 

两种态度:唱盛还是唱衰

——纪念五四运动90年与当代文学60

 

2009年是中国新文学诞生90周年、当代文学诞生60周年,文坛、学界及高校以会议、出书和著文的方式予以纪念和回应。一样回顾,两种态度,意味颇为深长。

由《中国社会科学》、《中国社会科学院报》和《历史研究》杂志主办,郭沫若纪念馆协办的“五四的精神遗产”座谈会及北京大学举办“‘五四’与中国现当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引人注目。赶在这个节点上出版了三部有关五四运动的专著,一是陈平原、夏晓虹主编的《触摸历史:五四人物与现代中国》;一是杨念群著的《“五四”九十周年祭:一个“问题史”的回溯与反思》;一是叶曙明著的《重返五四现场》。而《光明日报》、《文艺争鸣》、《中华读书报》、《文艺报》等重要媒体开辟了专栏,集中刊发国内重要的学者的文章。杨义的《“五四”:一种新文化哲学的考察》、严家炎的《“五四”文学思潮探源》、陈平原的《波诡云谲的追忆、阐释与重构》、《如何与“五四”对话》、《走不出的“五四”?》、程光炜的《重访80年代的“五四”》以及高旭东的《怎样看待“五四”及其反传统》等文章,在学理上、思想上都可谓有深度、有高度。大致而言,将五四运动学术化、去政治化,是这些文章的总体倾向。

新中国成立60周年,汇聚了百余部当代文学名著的《共和国作家文库》,是文学界向新中国成立60周年最大的献礼工程。文库囊括了当代具有广泛影响的近百名重要作家的代表作品,展现了新中国60年风雨历程和现实画卷。《六十年与六十部:共和国文学档案1949——2009》则试图用文学的形式打造另类文学史。早在2008年,李运抟已出版《中国当代现实主义文学六十年》。2009年,吴秀明主编的《当代中国文学六十年》、张志忠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60年》相继出版,另由《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原班人马(陈思和、王光东等)编写、将由上海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文学六十年》也令人期待。《文艺争鸣》杂志开设专栏,推出当代文学的小通史,陈晓明的《壮怀激烈:中国当代文学六十年》、孟繁华的《民族心史:中国当代文学60年》、程光炜的《当代文学60年通说》从个人的角度对当代文学60年做了梳理。陈晓明的文章应北京大学宣传部邀请而写,自然有潜在的政治立场。孟繁华的《民族心史:中国当代文学六十年》首次将网络文学、“90后”作家作品写进文学史,从时间上说,这部文学史是真正的“60年”文学史。

“中国文学处于最好的时期!”——20091018日王蒙在德国法兰克福文学馆的演讲,观点甫一抛出,舆论一片哗然。虽然其后王蒙解释,他想说的是“作家生存环境处于最好时期”[9]。无独有偶,陈晓明也“斗胆”提出了“当代文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的[10]观点。

在王蒙和陈晓明之前,顾彬的“当代中国文学垃圾论”声犹在耳,白宾(Ben Blanchard)又在423日的文章中说:“九十年了,中国文学始终未能走向世界”[11]。一边是“唱衰党”,一边是“唱盛党”[12],当代文学到底是“垃圾”还是“黄金”?围绕着当代文学的评价,中国文学批评家展开了2009年岁末最激烈的争论。

对当代文学60年成绩做积极评价的学者如吴义勤认为,“是中国当代文学真的没有经典、没有大师?还是种种偏见蒙蔽了我们的双眼,使我们不能发现和认识经典与大师?这是今天中国当代文学不能回避的问题”,“现在的问题,不是中国当代文学没有经典、没有大师,而是我们对于经典、大师不敢承认。”[13]陈晓明更是在《当代文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中认为,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评价,要在差异性的维度上,给出不同于西方现代普遍美学的中国美学的异质性价值。[14]贾平凹也著文指出,中国当代文学到了要求展示国家形象的时候,我们的写作不应只面对中国人,也要面对全部人类去写作。然而当面对着全部人类写作的时候却久久没有我们的文化立场。[15

与此同时,林贤治、张柠、王彬彬、李承鹏、肖鹰等学者提出了针锋相对的意见,林贤治认为“中国文学处于前所未有的‘低度’”[16]、李承鹏认为“中国文学处于‘最好蒙’的时候”[17]。李伯勇、孙郁、江晓原、肖鹰在《我们时代的合谋——“文学经典”焦虑之我见》、《民族情绪不应影响学术研究》、《兼听则明》、《评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家的“长城心态”》等文章中,揭示当代文学60年评价的焦虑及误区是在从国家的角度评价当代文学60年,而不是文学本身,从“差异性”角度去肯定中国当代文学,“是取消价值判断最省事的一招”[18]。

GDP增加了,国家强大了,当代文学未必就必须“强大”起来。改变评价规则,从国家立场、民族主义等角度去评价文学,其实又是一种变相的“中国文学特殊论”。这种文学保守主义的苗头,或许本身就是“政治化”的行为,[19]对此我们要保持足够的警惕。但是,忽视当下文学生产机制、创作环境、文坛格局诸方面的新变,漠视网络文学、青春文学的崛起,看不到当下文学的巨大活力及发展可能性,也是一种盲见。

 

一枚刺向当下社会和内心的刺:《蜗居》

 

2009年中国卷入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之中,在金融海啸声中,中国文学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王十月的中篇小说《九连环》(《人民文学》2009年第6期)正面回应了美国次贷危机带来的连锁反应,形象地再现了全球金融危机带给中国南方企业及工人的厄运。虽然小说没有将对小人物的关切和大局势的观察完美缝合起来,情节的曲折性也冲淡了主题的悲剧性,但是毕竟解开了金融危机这个庞大“九连环”的一个小角。金融危机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而次贷危机的源头是美国房地产商业。王刚的长篇小说《福布斯咒语》(《当代》2009年第1期、第3期)讲述了一个“1999-2009地产传奇原罪故事”,描绘了一部“当代资本家心灵史——新世纪中国富豪宿命”。这部小说创作于2005年,历时三年完成,中间经历中国楼市疯长后的低迷进而再次的疯长,作为文学史上第一个正面的地产商形象,主人公承担着太多的文学之外因素,难免让读者产生和这些年频频在媒体露面的多位知名地产商对号入座的联想,他的笔触在写到这些人物时少有顾虑、犹疑,强烈的批判性与反思意识使《福布斯咒语》有着不只是局限于文学范畴的力量。

曹征路的创作始终坚持作家良知、底层立场,并将思考上升到改革的措施和方向,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等层面,他的《问苍茫》(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2月出版)以深圳一家台资企业的劳资矛盾为切入点,全面叙写由此带来的中国社会的现代变迁以及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流动重组,深刻地触及了中国社会由农业转向工业,由传统转向现代的变化,它既可以作为深圳改革开放的深刻总结,也可以作为马克思《资本论》在中国的文学案例。这部小说被贺绍俊称作“新世纪的《子夜》”,而曹征路是当代中国的“小林多喜二”。如同《蟹工船》写于资本主义经济大危机前的1929年,《问苍茫》出版于金融危机下的2009年,因为它深刻的现实主义手法和批判现实主义的态度,几乎预示并提前展示了金融危机下的“劳资冲突”、“阶级矛盾”,用鲜活而沉重的中国现实阐释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在越来越多的作家局限于个体经验、私人想象,而“底层写作”也越来越失去生活基础和情感根基,日益变成“诉苦文学”、“安慰写作”的时候,曹征路自觉地担当起为工人兄弟和底层民众代言的责任,从工人及底层民众的切身利益和感受揭露权贵资本的罪恶,发出被主流媒体所故意忽略和掩盖的声音。

六六的《蜗居》由长江文艺出版社2007年出版,但真正发挥文学效能是在2009年被改编为电视剧后,“一套房子引发的血案”、“一个残忍的性掠夺故事”、“中国教育制度的悲哀”……,在豆瓣网、天涯虚拟社区、某微博等引起巨大的反响,作为热门话题久居不下;在中国高校最重要的网络社群之一水木社区,关于《蜗居》的争论半个月以来几乎每日都登上了十大热帖排行榜——不仅在集中讨论影视剧的专门板块,职场、家庭、爱情、房产、汽车、甚至笑话板块,都掀起了持久不退的《蜗居》热潮,一部电视剧引起如此连锁反应,在水木社区上还是头一遭。呼应现实的文学必然得到现实的呼应,因为它触及到了当今最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即房子问题过山车一般疯长的房价,涉及千家万户,几乎牵动所有人的心,“房奴”、“小三”……,几乎每个人都能在《蜗居》中看到现实中自己的身影。在高房价的重压之下,亲情、爱情、人性等无不遭到异化、扭曲,进而导致人们价值观的变化,公平、正义、尊严、奋斗等传统价值观受到严峻考验。肖复兴认为,《蜗居》不是承载问题的一个筐,而是刺向当下社会和我们内心的一枚刺,让我们都隐隐作痛。

“当代文学真正丧失的首先是展示生活本身、反映现实的能力”[20],但《问苍茫》得到陈建功、孟繁华、贺绍俊等众多批评家的肯定以及《蜗居》的热播却说明,当代文学并没有失去“反映现实的能力”。然而纵观2009年的文坛,类似于《九连环》、《福布斯咒语》、《伪幸福》等直面现实的作品却凤毛麟角,或许说明当代文学真正失去的是反映现实的热情,尤其是面向真问题的勇气。

 

“中国第一博客”与金庸加入作协

 

80后作家已经成长起来,这些作家不仅有无数同龄读者的追捧,而且部分作家得到了主流批评的认可,如张悦然的《誓鸟》入围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春树的《北京娃娃》被译成十几种文字出版等等。80后的文学生涯是否能持续,80后精神成长是否经得起风雨,他们是否是“垮掉的一代”?韩寒的经历足见80后的成长可以让人欣慰。这一年韩寒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及辛辣的社会批评,如2009年的“上海倒钩案”、“上海高速公路路牌事件”、“北川政府购买豪车事件”、“杭州交通事故频发事件”等的态度和品评,确实展现出了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和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和正义感。“韩寒怎么说”,是许多网民在公共事件发生之后的第一反应,而韩寒的回应博客,每次都引来几十万的点击量和成千上万的网友回复。截止200912月,韩寒新浪博客访问量已达290495513次,成为中国第一博客。

20096月金庸加入中国作家协会,9月当选中国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围绕着从普通会员到主席,程序是否规范;“三个有利于”原则,是否招安;85岁高龄加入组织,是否“晚节不保”等话题,媒体一时间热议纷纷。而同在6月份,郑渊洁在自己博客宣布退出北京作协。金庸的“进”与郑渊洁的“出”都成了炙手可热的话题。“进出之间”,有何意味?

一方是“童话大王”,作品销售一亿五千多万册;一方是“武林盟主”,“十四天书”正版印数上亿、盗版难计其数、读者数以亿计、电视电影翻拍长盛不衰。郑渊洁退出体制,作协负责人表示“入会自由,退会也自由”;金庸等加入体制,跨越大陆港澳地域、沟通雅俗区隔、弥合体制内外。进出之间,一方面说明中国政治环境更为轻松,社会走向宽容、进步、多元;另一方面,它或许更是一个标志:文章(包括影视——2008年12月26日,中国影协吸收非内地艺人,商业片英雄成龙、刘德华等13位港澳电影人加入。)不再仅仅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作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担任意识形态教育重任的同时,它还是文化消费产品,应纳入商品经济生产消费渠道,服务于消费者文化消费需要。

消费决定生产,接受制约供给,是读者、观众将金庸、成龙等人“抬”入了作协、影协。国务院《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的出台,作协、影协最终将两位文化标志人物纳入体制,构成2009中国文学标志性事件,预示着未来中国文学作为“文化产业”发展的可能和方向。

 

中国文学教育改革:文学创意写作学科的创建与发展

 

格非进入清华大学,王安忆进入复旦大学,王蒙和张炜去了中国海洋大学,红柯去了陕西师范大学;莫言等去了中国人民大学,马原、张生在同济大学……,作家进高校,意欲何为?作家进高校,有什么用?

200911月,经教育部审批,作为首批试点,复旦大学中文系将正式招收创意写作(文学写作)方向的艺术专业硕士(MFA),首次试点文学写作的硕士学位教育。复旦大学走培养作家的道路,打破“高校不培养作家”惯例,也挑战“作家不可培养”观念,陈思和认为,“写作水平是完全可以通过培养而提高的。MFA(创意写作专业硕士学位课程)并不培养文学天才,因为天才毕竟是少数,但MFA至少可以发现天才,并通过系统的写作训练,释放学生的写作潜能。……要保持长久的文学繁荣,保证一代、一批作家的出现,而不是昙花一现,就需要通过系统教育给予作家底蕴和底气”。[21

20094月,葛红兵牵头在上海大学成立中国第一个“文学与创意写作研究中心”,11月上海大学将文学与创意写作确定为重点课程,创建中国的文学创意写作学科事项也提上议事日程。文学与创意写作学科不仅仅培养专业作家,还更多地着力于为整个文化产业发展培养具有创造能力的核心从业人才,为图书出版业、动漫产业、影视产业、报刊业、新媒体业等所有文化产业提供具有原创力的文学创作者和创造性文案的撰写者。从我国当前汉语言文学学科建设和专业教学改革的角度看,文学与创意写作不仅能够提供学科和专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而且能够为汉语言文学教学专业的人才培养与新世纪我国文化产业的崛起之间建立一种现实而有效的连接机制,为我国文化产业创意人才资源的开发提供后备力量。[22

文学创意写作学科的诞生必将给中国文学教育格局带来巨大变化。当然,对于作家是否可以培养?学院式教育是否会挫伤艺术创造的个性?等等,学界的争论依然没有停止,但是,事实上,创意写作教育教学包含了一种企图同时追求自我表现(self-expressive)与实现自律(self-disciplined)的悖论,一种“制度下的个性化”(institutionalizing individuality)努力,它不会“批量制造无个性的写作机器”,正如谁也无法否认,美国战后小说取得的成就与创意写作学科的建立和带动密不可分,这已经为中国文学创意写作的实践提供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在美国,文化产业占国民经济中第四位,其影视业与航空航天及电子业并驾齐驱;在日本,娱乐文化产业的经济收入,已超越汽车工业产值。文化产业振兴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什么,以及文学创意写作会对当代文学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我们还需拭目以待,但是文学写作必须在文化产业振兴中发挥自己的核心作用,却是时代的使命。

  

纵观2009年,既有《小团圆》的发现与出版,也有《废都》的再版,这些不代表2009年创作实绩,却显示了2009年中国文学大环境的新气象。2009年创作作品,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苏童的《河岸》、黄永玉的《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张翎的《金山》、达真的《康巴》、瞿旋的《武训大传》、寒川子的《战国纵横》、王刚的《福布斯咒语》、于晓丹《一九八〇的情人》、张洁的《灵魂是用来流浪的》、张贤亮的《壹亿陆》、沈乔生的《枭雄》、温亚军的《伪幸福》、王小鹰的《长街行》等长篇以及冉平《青紫蓝》、走走《女心》、李浩《变形魔术师》、陈希我《母亲》、南飞雁《红酒》、丛治辰《过了忘川》等中短篇,未来他们中的哪些作品会被历史记住,成为2009尘埃落定之后的亮丽风景呢?

 

注 释:

① 这26部作品分别是江南的《此间的少年》、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阿越的《新宋》、大爆炸的《窃明》、晴川的《韦帅望的江湖》、烟雨江南的《尘缘》、酒徒的《家园》、老猪的《紫川》、雪夜冰河的《无家》、叶听雨的《脸谱》、刺血的《狼群》、燕垒生的《天行健》、宁芯的《琴倾天下》、可蕊的《都市妖奇谈》、出水小葱水上飘的《原始动力》、范含的《电子生涯》、月关的《回到明朝当王爷》、更俗的《官商》、无语中的《曲线救国》、魔力的真髓的《真髓传》、蘑菇的《凤凰面具》等。

 

参考文献:

1]王晓明. 重建文学与社会的关系. 中华读书报,2009 .9.1.

2]文学该不该“收编”明星作家. 文汇报,2009.6.29.

3]白烨. 文学的新演变与文坛的新格局.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9.19.

4]韩浩月. 批评家集体失语网络文学. 文学报, 2009.3.5.

5]杨鸥. 网络,改变的不仅仅是阅读(怎样看待网络文学⑧).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9.6.12.

6]张颐武. 网络文学处于历史的临界点. 中国新闻出版报,2009.10.15.

7]酒徒. 网络文学十年盘点揭幕式上的发言. 南方文坛, 20093.

8]张颐武. 当下文学的转变与精神发展——以“网络文学”和“青春文学”的崛起为中心. 探索与争鸣, 20098.

9]王蒙. 生存环境处于最好时期. 北京晨报, 2009.11.2.

10][14]陈晓明. 当代文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羊城晚报,2009.11.9.

11]九十年了,中国文学始终未能走向世界. 中华读书报, 2009.4.29.

12]肖鹰. 王蒙、陈晓明为何乐做“唱盛党”?羊城晚报, 2009.11.21

13]吴义勤. 我们为什么对同代人如此苛刻?文艺争鸣,20099.

15]贾平凹. 我们的文学需要中国文化的立场. 中华读书报,2009.11.13.

16]吴小攀、林贤治. 中国文学处于前所未有的“低度”. 羊城晚报,2009.11.28.

17]李承鹏. 中国文学处于“最好蒙的时候”. 羊城晚报, 2009.10.31.

18]张柠. 垃圾与黄金:中国当代文学评价的两个极端. 羊城晚报, 2009.11.16.

19]王彬彬. 关于“十七年文学”的评价问题. 文学报, 2009.12.4.

20]张光芒. 当代文学正在丧失反映现实的能力. 探索与争鸣,20099.

21]唐文佳. 复旦首设“创意写作硕士班” 作家王安忆领衔授课. 文汇报 ,2009.10.22.

22]姜小玲. 文学创意写作学科还是空白. 解放日报,2009.6.29.

    编辑 叶祝弟

    

 

 
博客网版权所有
<< 《神话》:徒然的历史穿越 / 类型小说研究与创意写作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daojun1973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