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杨锴是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的学生,80后画家。之所以现在就称他为“画家”,是因为他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艺术观念、世界观念以及将二者结合的艺术手段。这得益于他的勤奋、敏思以及存在主义哲学观念的引导。我知道广州美术学院在艺术探索方面是很激进的,在中国有很大的影响力,我在办公室里定期看到他们寄给葛红兵教授的杂志,朋友李之平他们也经常提到。这些人不仅在画画,而且在思考,“软现实主义”是他们近期的成果。有(独立)思想底蕴的创作,不必模仿他人,总会走得很远。杨锴在这个艺术氛围和思想群落中创作,将会很有前途。

    《众神的玩偶》、《排泄物的废话》、《MUSE》、《SHOUMAN》、《WO》、《WO的来源》、《WO的新娘》、《白夜的精灵》、《地母的古筝》、《她的新郎》等被经常提到,算是杨锴在这个年龄的代表作吧。这些油画,很明显既不是奇观,也不是幻觉,更不是刹那间的感觉,而是画家稳定的视角与事物。在这些油画中,杨锴用颜料勾勒出了自己眼中和心中的世界。这不是大家熟悉的表象世界,而是一些扭曲、变形、错综的线条与色团。根据这些油画题目的提示,以及我们对世界的感受,还有,一些现成的观念,我们知道,杨锴依旧是在画人、画生活、画世界。但是,这些进入画中的人、生活以及世界,其实不是它们本身(我们假定它有“本身”),也不能说就是它们的“真相”,而是,杨锴的世界,杨锴的观念,杨锴的理解。

    杨锴眼中的世界是什么呢?模糊、流动柔软的气团和坚硬、粗大、扩张的刺骨,大家将它们命名为“骷髅”。是的,不仅是人的“骷髅”,也是物的骷髅,这个世界的骷髅。但是这个骷髅是带有模糊的外形、淋漓的鲜血、蠢蠢欲动的意念,以前说有血有肉,现在杨锴要达到的是:有血有肉有骨,骨是主要的,是骨带着这些附加物。我们不是通过外形、鲜血和欲念看到骨的,而是,我们同时看到了它们,甚至骨更优先。

    这就是杨锴的眼中世界与生活吗?假相与真相、现象与本质、内与外、生与死、动与静并置,同时呈现。骷髅是死的,欲念是活的;皮肉是变形的,骨架是刺目的。从现象学上说,它还原的不是现象,而是对现象的理解——人就是这样,世界就是这样。这是新近发现的真理呢,还是杨锴对这些“真理”的阐释?不管怎么样,杨锴同时“看到”了世界的多个层次,这些层次又是并置的,这些“并置”其实表现了一个复杂的态度:存在主义“向死而生”的发现固然是精到的,但是存在本身就没有意义吗?“活着”是世俗的哲学,“活着就好”的愉快与“向死而生”的深邃是等同的。你可以说杨锴的画是表现向死而生、反抗绝望的挣扎,也可以说杨锴的画是表现活着有理、难得糊涂的快感。

      画家总是要告诉世界,准确地说,他自己眼中的世界史什么样子,告诉大家他发现的秘密。用线条这种形式传达理念,就精度、深度与速度来说,它是比不过文字和声音的,但是绘画却能传达绘画能够提供的东西。 当画家处于危险状态或者绘画工具匮乏的时候,画家就会采取间接或者简单的方式,去表达自己心中的世界,告诉眼睛所发现的东西。其实在一个安逸的时代,画家的敌人不是政治迫害,而是更优秀的画家:他要比其他画家提供更好的精神物质,以资人类诗意的栖居,或者改变人类的看法,更准确地认识世界。美应该是第一位的,应然的世界高于已有的世界。杨锴的画不能说完全是审丑的,因为它们首先表现的是认识论上的真与假;从反映论上说,它们又与现实的表象世界格格不入的,似乎在反抗、拒绝这个被指认的世界:美好和谐富足理性等等。但是杨锴的画又是很“美”、很传统的的:中国山水(水墨、青绿)的色彩、空白意境、写意情怀等等,这就是说,杨锴在拒绝这一个,又怀念那一个。当然包括观念。

    杨锴很年轻,很有思想,也表达了愿意突破自己的想法,这就打消了我的一个或许是多余的顾虑:一个年轻人过早形成自己的观念和风格,未必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复杂的东西,被人一眼看出了复杂性,就刹那间变得很简单了。

   

 
博客网版权所有
<< 一场虚拟的对话:《导师死了》的原... / 酒徒的网络历史小说论(一)——《...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daojun1973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