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许老师:

您好!
请教您几个关于穿越小说的问题:
1
、穿越小说的分类。从内容上分成女言情男玄幻?还是从是否遵照史实分成非架空与架空?架空小说可以归为穿越小说吗?

 

“穿越”只是一个动作。穿越小说,包括架空历史小说小说叙事重心都不是落脚在如何穿越上,而是穿越之后如何,即是说穿越成功,它的功能就结束,因此以“穿越小说”作为某类小说的命名,从分类学上说并不科学。实际上,“穿越”不是全新的文学现象,晚清小说也有一个“穿越”浪潮。当时有许多小说打破时空界限、虚实界限、文本界限,安排古典小说中的人物走进“新时代”,参与现实的社会生活和政治改革,表达他们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和理想世界的追求,阿英在《晚清小说史》中命名为“拟旧小说”,欧阳建先生则称之为“翻新小说”,其实这是一种“穿越小说”,只不过穿越的方向跟网络大多数穿越小说的方向相反。翻新小说之后,小说中仍旧有许多的“穿越”现象,比如郭沫若的《马克斯进文庙》、柏杨的《西游怪记》、刘震云的《故乡相处流传》、潘军的《重瞳》等,这里即有身体的穿越,也有观念的穿越。但是像近年来如此大规模地穿越,的确是新现象,以至于形成一个类型小说。我们还要看到,作为一个文学创意和叙事动作,它已经蔓延到其它艺术类别中,比如影视,《神话》、《功夫之王》等。

从理论上说,穿越者的身份、年龄、性别以及穿越的时空,包括穿越目的都是没有限制的,比如刚才说的小说人物从古代(古代小说时空)到现代(晚清)的穿越,但是从当下网络连载和已经出版的作品来看,穿越小说却具有“定性” 和“定向”的类型化趋势。所谓“定性”,即是这个类型小说的形成与类特征与性别(包括年龄、阶层)有很大关系,同是穿越,男孩的穿越与女孩的穿越却发展出两个不同的小说天地。我们现在说的“穿越小说”,多指女孩的穿越。这类小说的作者(写手)大多是女孩,人物也多是女孩,而故事也大体上是“描述‘穿越女’与皇亲国戚、王公贵族之间的风花雪月、缠绵悱恻”(马季语)。“四大穿越奇书”(晓月听风:《末世朱颜》、天夕:《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海飘雪的《木槿花西月锦绣》、夜安的《迷途》),金子的《梦回大清》、长醉不醒的《清宫遗梦》、流潋紫的《后宫》、哑丫的《秦姝》等,就是女孩写女孩的故事,“男盗墓、女穿越”说的也是这种现象。女孩子穿越到异时空(主要是古代)要干什么,从现在小说看,多是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体验一种尖端感情,从内容上说,“穿越小说”是言情小说大致不差。黄易的《寻秦记》开穿越之河,其影响既可以在模仿作品的创意看出来,也可以在这些作品的作者自述或人物陈述里得到印证,但是男性的穿越却引领出架空历史小说的产生。据说,席绢的《交错时光的爱恋》是比较典型也产生较早的穿越小说。

所谓“定向”,即是说穿越小说的穿越时空喜欢扎堆,比方说清朝、三国,前者以致形成了“清穿”浪潮,而三国更是英雄辈出、帅哥成群,跟吕布、赵云、周瑜他们谈一场“跨时空”恋爱,“三国梦想”确实很惬意,比如《情倾三国》。它当然也可以穿越到异时空,但是优秀的穿越小说是那些历史感较强的小说,这些小说要表达的是现代女子穿越到特定的历史时空和文化氛围,形成不同时代文化、时代心理的冲突,尤其是身份的转换(普通现代女子成为大家闺秀、贵妃格格)带来对环境适应的挑战。与男孩(男性)的穿越相比,她们穿越到历史情境中,其目的并非要改变历史,多是要去体验一段豪门爱情。很多白领女穿越到古代,也能够做出一番卓越的事业,但是她们的能力与成果只是给爱情增加砝码,从叙事功能上说,指向爱情。跨时空的爱情冒险和体验,是这类小说的引人入胜之处。如天夕所言,“现代人喜欢尝试新鲜事,那我就尝试一下在书中让一个现代背景的女孩和古代男性恋爱吧。我觉得但凡一个心还柔软的女性,都渴望童话般的爱情。”也有男性的也写情感的穿越小说,如太阳山的《细菌战时期的爱情》等,但这类小说少之又少。

“架空”也是一个动作,“架空小说”却是一个类型小说,源自西方。这类小说自设一个严格的小说世界程序(类似于“D&D”程序),有一个完整而独立的社会空间,比如J·R·R·托尔金《魔戒》中的“中土世界”。而中国网络中很难找到这样的“架空小说”,血红的《巫颂》时空安排在中华史前史,应该可以发展为比较像模像样的“架空小说”的,可是它经由穿越走向了修真。萧鼎的《诛仙》是仙侠小说,它的小说世界程序一是历史记忆,二是传统武侠小说中的江湖,算不得真正的“架空”。

中国的架空小说多是架空历史小说。这里的“架空”其实是“虚拟”和“改变”的意思,其中隐藏有一个“穿越”动作,就是说现代人穿越到古代,这当然是虚拟的;女孩穿越到古代,多是谈恋爱,而男孩(多是大学毕业生)穿越到古代要干什么呢?谈恋爱是必不可少的,三妻四妾不再话下,《寻秦记》起了一个坏头。仅仅谈恋爱,读者会不答应,写手自己也会不过瘾。“修齐治平”,谈恋爱只是完成了人生的一半,大头在后面,这是中国文化语境决定的。一个大学生回到古代,有那么多优势,不干点事情说不过去,他们带着先进的理念、文化积累和历史知识回到过去,就破坏了历史的生态平衡,增加了历史的变量,改变历史发展轨迹自在情理之中。《回到明朝当王爷》、《窃明》、《1911年新中华》、《我成了崇祯的时候》等均是如此。

同是穿越,女孩的穿越就发展成了历史言情小说,男孩的穿越就发展成了架空历史小说。为什么历史言情小说这么引人注意,因为中国传统历史小说是排斥言情的。架空历史小说也是如此,因为传统历史小说都是对历史的演绎或演绎,像这种大规模地反写与改写历史,也是一种新现象。穿越小说(历史言情)与架空历史小说在许多方面共享,最明显地是“穿越”,将二者看做种属关系不太恰当,因为在判断类型归属时,既要考察语法要素,也要考察语义要素,即使它们在题材模式上有交叉之处,但是主题模式却各行其道。

 

2、学界似乎比较看好架空小说,这一类型小说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国内相关作品有您比较推崇的吗?或者是有哪些做得不够的?

 

现在学界看好的架空小说其实是指架空历史小说,有的学者也称其为历史架空小说。架空历史小说是历史小说的子类型,它吸纳了推理小说、幻想小说的叙述语法,形成一种综合的叙事模式,甚至可以说它是历史、幻想与推理小说的兼类。从渊源上说,架空历史小说有着漫长的发展线索,有一个在传统历史小说内部萌芽并逐渐生长的过程,比如明《如是观》、《小英雄》、清吴趼人的《痛史》以及上个世纪的某些新历史小说等,现在认为架空(历史)小说像孙猴子一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是,不对的。我和葛红兵先生合作的文章 《叙事模式·价值取向·历史传承——“架空历史小说”研究论纲》有比较详细的介绍。

历史小说是本民族历史知识、历史思想和历史智慧的叙事形态,而架空(历史)小说恰恰为中国历史小说提供了新的历史知识、历史思想和历史智慧,这是它最大的贡献。无论是作为文学现象还是作为文化现象,都有许多值得研究之处。

历史小说是认同性、回溯性和反思性的小说类型,传统历史小说主要告诉这些信息:历史是这样,谁在组成它、推动它,我们是谁,从哪里来,等等。但是架空历史小说却表达了历史不应该这样的观念,或者说表达了我们应该是谁,要到哪里去的观念。酒徒的《明》表达了这样的观念:“如果明朝没有边患会怎样,会不会开放一些?如果当年郑和之后国家继续支持航海,不在民间禁止海运会怎样,会不会连美洲都是中国人发现的?如果明初的资本主义萌芽能像西方的资本主义一样可以茁壮成长起来,中国会怎样,会不会没有那些被屠杀的惨剧?会不会没有‘膏药旗’飘荡在中国数十年之久,会不会连满洲人入关的机会都没有?”

在历史的主人认知上,古代历史小说如《三国演义》、《东周列国》这样的小说中,历史的主人是帝王将相、英雄豪杰等大人物,在革命历史小说那里,历史的主人也是高大全的英雄,一般来说,跟普通人、小人物是没有关系的。千千万万的人民创造了历史,最后的结果却是他们既进入不了历史撰述,也进入不了历史小说,换句话说,历史与普通人无关。现在,这些网络写手们以虚拟的形式进入历史现场,以自己的知识和对历史的理解,展开这样那样的启蒙、拯救与改变。参与历史进展,人人有责。

历史撰述无比丰富,可以进入历史小说的材料极其之多,但是在传统历史小说那里,战争与政治却是恒常的表现对象,似乎推动历史发展的动力只是这些,历史留给我们的印象只是战争和官场。而在优秀的架空历史小说写手那里,历史之所以需要改变,就是因为无尽的争斗和暗算才消耗了我们民族的能量,造成人力、物力与智力的极大浪费。作为一种历史思想,并不见得很深刻,但是率先在历史小说里表达这种认识,同时改变传统历史小说的叙事模式、情节结构和人物设置,却是全新的。在这些小说中,历史上处于边缘位置的科学家、发明家、改革家等等,都作为主人公的帮手或者正面对象,给予极高的评价。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被发掘出来,一些历史的细节得以放大,让我们获取一些在传统历史小说那里得不到的东西,增加了新的历史知识。

我不认为架空历史小说仅仅是游戏、娱乐。过分拔高它肯定不对,毕竟它在某种意义上回避了现实,将现实的压力和困惑转移、宣泄到历史空间,似乎是一种能量白白的浪费,有某种“犬儒主义”的嫌疑。但是,这种认为历史与每一个人有关,而不仅仅是大人物的事情,而小人物有能力改变历史,或许将是80后、90后公民意识产生的特殊途径。只有每个人都认为,历史与自己有关,他们才不会等待被拯救,才会去参与现实的事情。虚拟的改变历史,历史并不会因此而发生任何改变,但是在这个大规模的“白日梦” 中,年轻的写手却因此通过类型的规约亲近了历史,亲近了文学,增加了大批文学人口,未必不是当代文学意外的收获。

 “架空历史”的目的是为了“改变历史”,但要想做到真正的“架空历史”、“改变历史”,作者必须知道真正的历史发展轨迹和历史真相。与既定历史的重合,就是架空的失败,反而达不到小说的创作目的。因此,作者在展开历史架空之前,必须对历史知识做严格的考证和辨析,并且向读者展示既定的历史发展如何,才能展开自己的虚构和想象。在一些“架空历史小说”的开始或结束,那些认真的作家总要提供历史年表、大事记、风俗知识、历史人物生平,以及疆域、经济、制度、民族概况的繁琐考证等等,以资读者参考,可谓煞费苦心。实际上,一些成功的“架空历史小说”向读者提供的历史知识并不比经典历史小说少许多(但我们也要警惕,有些作者喜欢玩耍七实三虚的把戏)。比如阿越的《新宋》、酒徒的《明》等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出色。在《新宋·十字》的《附录》部分,作者附加了《地理志》的考证,包括宋、辽两国的“简史”、辽北宋时期的地图。这些资料有国名、建国日、五行、自然地理、人口、国都、行政区划、政治、经济、文化等,除了“新闻出版”部分值得商榷(或者说虚构)之外,大多是符合史实的。《辽北宋时期全图》下面还特意注明:“复印于国家图书馆。图片源自《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国地图出版社,1996年印刷”,以增强可信度。

但是,当大量架空历史小说中的主人公“回到”历史现场,纵横捭阖、左右逢源、倚红偎翠之时,也让架空历史小说落下“YY小说”的臭名。“YY”即“意淫”,令人诟病处多多,最主要的表现在两个方面:“当种马”和“收大将”。所谓“种马”,是一种网络术语,即主人公回到古代后,拥有无穷多的女人,享尽人间艳福,比如《寻秦记》中的项少龙。最极端的莫过于《三国董卓大传》中的董卓,即转世的康鹏,除将貂蝉赏给义子吕布之外,一举收揽《三国演义》中的才女、美女、娇女,且不说貌美如大乔小乔者,高贵如伏玉者,才女如蔡文姬者,连有名的丑女黄月英,诸葛亮的糟糠之妻,都尽收囊中,可谓春风得意,无尽风流。所谓“收大将”,其实不仅表现在三国类的架空历史小说中,几乎存在于所有同类小说的故事情节中。即主人公在事业刚刚起步时,由于知道当时历史上哪些人物将对历史发展起到重大作用,总是在自己的对手发现之前,利用现代管理学经验,捷足先登,“慧眼识珠”,将他们拉拢过来,替他效劳。而那些各路人才,由于在草莽布衣之时得到赏识重用,因此对主人公感激涕零,誓死跟随,完成个人野心(多是一统天下)。

“年轻人写,年轻人看”,是目前架空历史小说存在的现状。想象奇特、热情洋溢是它的优点,浮躁浅薄、功底不足又是它的缺点。主要表现在,其一,历史知识缺乏。据统计,网络现存架空历史小说近两万部,已经完成近两千部,但是泥沙俱下,质量低劣,胡编乱造者居多;其二,情绪偏执,理念落后。绝大多数架空历史小说男权中心主义严重,相当多的小说则表现出强烈的汉族中心主义和历史的虚无主义,对异族尤其是历史上曾经伤害过中华民族(主要是汉族)的民族国家,表现出强烈的报复心态,甚至出现嗜杀倾向;对权势、金钱与阴谋跃跃欲试,大加渲染;而对儒家文化,则以实用主义为标准对其尽情耻笑。其三,文字功底不足。这些小说天马行空地想象多有可取之处,一旦展开日常生活、人之常情的正常描写,则显得幼稚可笑。对高层政治之间的权力争斗津津乐道,可惜又缺乏生活经验,不得不推心置腹,以己度人,将人物简单化甚至卡通化。其四,情节模式化严重。虽然类型小说就是以情节的模式化为前提,然而优秀的类型小说又是一边遵循类型的基本规约,一边打破规约的束缚,大多数小说仍处在千篇一律、千部一套的水平。

 

3、对于市面上比比皆是的穿越小说套路明显,仅让主人公穿回古代与帝王将相谈情说爱,您怎么看

 

如果写主人公从古代穿越到现代都市,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比如同中央领导、军区司令、高干子弟谈恋爱或者干预中央政策,难以想象。我们通常所说的穿越小说其实指的历史(穿越)言情小说,是历史、穿越(动作)与言情小说的兼类。既然是兼类,它就同时具备几种类型小说的叙事模式。所谓穿越,就是指一个现代身份(或具有现代意识)的人(这里主要指年轻女性,女孩)进入或本身就“在”一个不属于她自己时空,在时间错置和观念并置的矛盾中重新生活及实现人生价值的行为。本身就“在”一个不属于她自己的时空,其实也是一种穿越,观念的穿越,比如《柔福帝姬》等。这种时间错置与观念并置的戏剧化情境,正是形成小说悬念及逻辑推理的前提;女性化视角本身是言情小说天然元素,谈情说爱正是它的基本叙事模式与内容;历史小说不写小人物,“大人物”、帝王将相恰恰是历史小说的恒定表现对象。因此,穿越历史言情小说写主人公回到古代与帝王将相谈情说爱是类型小说的叙事成规使之然,并非仅仅是写手的刻意所为或不为。我们以前以为创作主要是作者个人天马行空的行为,完全是个性和创新的表现,其实这种理解不对,在伟大的艺术成规面前,个人的独创性微不足道。单个作品看不出来,成百上千个作品放在一块就很清楚。

网络技术的出现,改变了小说生存与演变的条件,从小说发展史上看,一种类型小说的出现及成熟所需要的时间,从来没有现在这么短暂。一般来说,每个小说类型都承担着表现时代生活与精神生活的特定一隅的任务,提供某种特定的审美样式,满足某个特定阶层的审美需要,模式化、千篇一律正说明它趋于成熟,形成自己稳定的个性和类特征。这不见得就是坏现象,我们不能仅仅看到某个类型小说的类型化、雷同化,也要看到当下小说类型的数量正在几何级增加。桃花像桃花,牡丹模仿牡丹不让人担忧,担忧的是花园里只有寥寥几种花卉,只要种类足够多,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局面不难出现。葛红兵先生曾指出指出这么个事实,以前的文学要满足或试图满足所有人的阅读需要,现在要找一部能让所有的读者都满意的小说,几乎不可能了,估计也没有哪一个作家敢夸如此海口、立如此雄心。穿越小说套路明显,恰恰说明它定位准确:它就是为喜欢它的人而创作。

年轻人写,年轻人看,自发创作与自发阅读,是网络小说存在的基本事实。创作与“发表”的门槛大为降低,从作者数量、作品数量以及读者数量来看,从来没有一个时代达到如此规模。由于知识储备、人生经验诸方面的欠缺,出现泥沙俱下甚至大面积无效小说现象,也是正常的。等这些写手和读者成长起来之后,他们会对自己的创作和阅读会有更高的追求,我们要持有信心和耐心。

然而,类型小说并不等于模式小说,类型化也不等于模式化,这种现象又说明穿越小说的创作的确相当浮躁。如果将网络小说当做一个文化现象来考察的话,这种现象还令人担忧。不怀疑草根女孩与帝王将相之间有可能存在真正的“爱情”,问题是很难看到有现代女孩穿越到古代与草根男孩谈情说爱,共同奋斗。更让人担忧的是,大量“清穿小说”、“后宫小说”中的主人公默认了众星拱月的事实,她们的身份按照当下术语来说,其实是“小三”、“小四”甚至是“小N”,当皇后又如何呢?正如架空历史小说(姑且称之为男性穿越小说)所表现出来民族主义、男权中心、迷恋权术等狂热的集体无意识那样,穿越小说那种攀龙附凤、一步登天、不劳而获的心态也未必是女权主义运动发展到今天所乐意看到的结果。弗洛伊德说文学是作家的白日梦,陈平原也说武侠小说是知识分子的侠客梦,那么穿越小说的这种集体梦想,只能说可以理解却不必提倡了。

话说回来,如其谴责穿越小说这种集体无意识,倒不如去反思一下我们社会为什么会地出现这种大规模心理趋同现象,一味地鼓吹成功主义、发展主义和享乐思想,会不会导致一个民族精神水准的普遍下降?

 

4、对于穿越本身的技术含量(用什么方式穿越),您怎么看

穿越有多种方式,早期的穿越小说比较谨慎,在穿越之前要费一番口舌:时光机器啊,神秘现象啊等等,后来的穿越小说说穿就穿了,失足落水、转世重生、灵魂出窍、一枕黄粱等等。省事的就灵魂附体,直接借用贵妃、格格、英雄、帝王等大人物的躯壳,自信的就全身进入,从底层摸爬滚打。做女人,从来没有现在这么艰难,既要漂亮,还要有事业。有事业又如何呢?没有爱情就成了“剩女”,有时候事业反而成了爱情的负担。从整体上说,现代女孩不见得比过去漂亮许多,但是对女孩漂亮的标准,却实实在在提高了,因为现代传媒无时不刻在提高漂亮标准,这无形中对那些资质平平的女孩形成巨大压力,所以投身于古代佳人、美女身上,过一把美人瘾,的确令人想入非非。但是从从底层做起,最不利的地方做起,是对作者知识、想象力、智慧的全面考验,一般来说这样的小说耐看一些,也比较可信。

我提倡“裸穿”。穿越本身是不可能的,但是穿越的愿望人皆有之。回到过去、重新开始是人类永恒心理。现实生活是有局限的,历史也永远是有缺憾的,回到过去满足一下现实中不能实现的愿望,舒缓现实生活的压力和焦躁,对当代人的心理健康是大有裨益的。往大处说,设想历史和人生的种种可能性,也未必不是一种虚践。

这里的“裸穿”当然不是光着身子回到过去,而是说现代人回到古代,改变处境、实现理想或改变历史,要凭借自身的智慧而不过多借用外力。随身带一点东西,如打火机、香水、硬币是允许的,因为回到古代要生存、立脚、吸引别人注意力,带多了就是欺负古人了。穿越小说是写手的白日梦,也是读者的白日梦。读者希望在他人的穿越小说里,看到自己的影子。那些裸穿的小说主人公就是在最不利、最普通的条件下展开人生和历史虚践的,代表着这个社会的平均水平,代表着多数人去虚践,因此这样的小说更有说服力。另外,裸穿也增加了实现理想和改变历史的难度,情节也会复杂好看一些。

 

5、穿越小说在想象上必须合情合理吗?还是允许随便恶搞

任何小说在想象上都必须合情合理,遵循可然率和必然率规律,营造似真的幻觉。穿越小说在本质上说是一种幻想小说,甚至可以说是狂想小说,但同时也是推理小说。时光是否可以倒流,时空是否可以穿越,霍金的时间理论并没有得到印证。作为一种建立在作者与读者之间的契约,现在没有人在是否可以穿越上较真了,问题是,穿越之后怎么办?除了“穿越”的那一刹那是超现实的,穿越小说的基本表现手法是现实主义,现实主义就要遵循现实主义的逻辑。主人公穿越到具体的历史时空(包括设定的历史时空),就得遵循那个历史时空的生活逻辑,否则连生存就是问题:语言、习俗、法律、身份、气候等等都应在考虑之中。回到了古代,不遵守古代社会的法则,真的寸步难行。比如大爆炸的《窃明》这么说,“你的学历才到中专,太差了吧,不懂冶金也不懂育种……这样吧,我们要穿越到崇祯二年,你去熟读明末的历史好了”。因此,穿越是有难度的。作为一种创意,穿越是自由的;作为一种创作,穿越又不自由。

恶搞是允许的,《堂吉诃德》就是对骑士小说的恶搞,《阿Q正传》也是对历史传记小说的恶搞,所有的穿越小说都是恶搞,优秀的穿越小说是一本正经地恶搞,将那些没有价值、虚伪的东西恶搞一下又有何妨?问题是要搞得合情合理、有价值,不能随意恶搞。只有没有创意、没有追求、想象力不足、知识储备不够的穿越小说才恶搞。现在穿越小说的诟病就在于此,YY小说、种马小说就是对它们最恰当的评价。

穿越小说发展到今天,已经很成熟了,出现明显地历史知识错讹或想象力缺乏,自有文学机制显身制衡,“布鲁诺是怎么死的?胡说八道被烧死的”,即是说恶搞的穿越小说的人物的下场,现在网络上已出现对恶搞的恶搞。大浪淘沙,随着读者的成熟和要求的提高,那些随意恶搞的穿越小说会被淘汰的。另外,穿越小说在当下还是比较时髦,比较先锋的,相信它的创意与模式很快就会成为常识,等它真正成为常识普及时,穿越小说的创作就会建立在一个较高的平台上,那时候会不会出现集大成、有深度的作品呢?我持乐观态度。

 

 

期待您的解答,谢谢!

--
范昕
文汇报文艺部

 

附文章:

穿越小说,拿什么穿越人心?

http://book.sina.com.cn  2010年06月07日 09:29  东方网-文汇报

  中国首部穿越题材电视连续剧《神话》还在各地续写收视“神话”;被誉为穿越小说巅峰之作的《梦回大清》签下影视改编“卖身契”;正在取景拍摄的电视剧《古今大战秦俑情》未关机便卖出8万元一集的网播价……穿越题材让中国人终于找到把现实中的梦想投射到一个另类空间的办法,可惜,荧屏战场厮杀正酣,文本军营疲态备显。放眼被誉为影视素材库的小说世界,虽然偶有可争的《替天行道》以200万点击率冲上起点中文网推荐榜单,成千上万本穿越小说在各大文学网站实时更新,可数万网友追捧《绾青丝》、《独步天下》、《回到明朝当王爷》、《新宋》时不舍昼夜的热情一去不返,作家出版社以百万元高价签下“四大穿越奇书”还是2007年的事。

  有人拆穿穿越小说万变不离其宗的“把戏”:穿越者八成为女生,穿越的朝代多半为清朝,女主角原本平凡无奇,穿越后突然人见人爱,她与王侯将相谈谈情、说说爱,搅得后宫天翻地覆……最后,索性忘了穿回现实。无处不在的穿越小说,只轻轻浅浅挠人一笑,却始终穿不透人心,还未来得及于浩瀚历史、广阔天地间大展拳脚,就已掉入插科打诨的类型化黑洞。

  故事:跨时空只为恋爱

  “四大穿越奇书”海飘雪的《木槿花西月锦绣》、天夕的《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夜安的《迷途》、晓月听风的《末世朱颜》,其它热门穿越小说如金子的《梦回大清》、长醉不醒的《清宫遗梦》、流潋紫的《后宫》、哑丫的《秦姝》等,都是女孩写女孩的故事,又因穿越朝代多半选择清朝而形成“清穿”风潮。

  “从当下网络连载和已经出版的作品来看,穿越小说具有‘定性’和‘定向’的类型化趋势。”上海大学中文系博士许道军指出。“所谓‘定性’,即是这个类型小说的形成与类型特征和性别有很大关系。现在的穿越小说,多指女孩的穿越,这类小说的作者多是女孩,人物多是女孩。所谓‘定向’,即是穿越小说的穿越时空喜欢扎堆,比方选择帅哥成群的清朝、英雄辈出的三国。”

  内容上,清一色“穿越女”与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之间风花雪月、缠绵悱恻的同质化故事,更让读者褪去阅读的激情。一位网友归纳出“清穿文”的套路:大多选择穿越至清朝康熙年间,因为康熙的儿子比较多,可以发生的故事比较多。这些阿哥们各有特定性格。比如太子暴躁易怒;四阿哥也即后来的雍正皇帝冷漠孤独;八阿哥温润如玉;九阿哥和十阿哥常常一起出现,唯恐天下不乱;十三阿哥是四阿哥的影子,乃热心的角色;至于十四阿哥,会有一些分歧。至于女主角,多半通晓清朝历史,当然也就知道所谓的“帐殿夜警”、“九王夺嫡”。她们会告诉自己选择未来的雍正皇帝,但是情不由己往往会被几个阿哥看上。再往后就开始残酷的皇位争夺。女主角如果选择的是四阿哥,那么就有两种结果,要么不管是非陪伴到底,要么受不了良心谴责,黯然离开;若选择的是其他人,大多没有什么好结果。

  许道军直言:“这些回到古代的主角太自私、无聊,有那么多现代优势,却只想着谈恋爱、出风头、体验一种尖端感情。”在他看来,循着这种套路,穿越小说可被看作言情小说专讲古代故事的一个分支,历史人物和事件仅沦为演绎风花雪月恋爱经历的配角和工具。

  技术:说穿就穿图省事

  除了故事大同小异,网友还“晒”出那些局促可笑的穿越方式:无意中踩了个臭水泡、喝了一口能噎死人的茶、飞机失事、失恋跳楼、做梦灵魂出窍、被电器辐射而死……还有更省事的,干脆灵魂附体,直接借用贵妃、格格、英雄、帝王等大人物的躯壳,自信地全身进入。穿越不过是一睁眼一闭眼的事儿。

  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严锋纳闷了:“现在的穿越小说怎么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穿越’过程一笔带过,全然没有细节。”他向记者解释,穿越小说其实是西方早已有的文学创作样式,又叫“另类历史”。不过这个文类从未占据主流位置,也不是泛泛之辈信手就能拈来的。

  “穿越是很危险的事情。怎么穿越?怎么回来?途中会遇到哪些困难?都是有讲究的。”严锋举例,早期的穿越小说比较谨慎,在穿越之前必先费番口舌。一百多年前,穿越小说鼻祖马克·吐温就知道在《亚瑟王朝廷上的康涅狄格州美国人》中以当头棒喝的方式让主人公穿越到六世纪的英国,结局则派亚瑟王的魔法师对主人公施以魔法让他沉睡十三个世纪,将故事编排回来。像写出《重返中世纪》的高科技小说大师迈克尔·克莱顿更是技高一筹,借助刚刚处于萌芽状态的“远程传送”高技术手段,用科幻方式把现代人送回中世纪。反观现在“大脑短路”的穿越技术,严锋表示很失望。

  想象:古人那么好蒙吗

  一位网络写手自“爆”穿越小说“容易”:“主人公是现代人,有着现代的思想,他们的穿越,就是作者以一个现代人的身份去看待古代,根本不必顾及古时候那么多繁文缛节。如果是架空历史的小说,就更简单了。作者根本不需要多少历史知识,甚至可以完全按照言情小说思路来写。”于是,人们看到超女选秀模式在古代运用得风生水起;欲成花魁必先练歌,必修歌曲有《青花瓷》、《沧海一声笑》、《死了都要爱》等;女主人公跳了曲恰恰、桑巴、踢踏就博得男主人公的另眼相待……

  大爆炸在《窃明》中这么说,“你的学历才到中专,太差了吧,不懂冶金也不懂育种……这样吧,我们要穿越到崇祯二年,你去熟读明末的历史好了。”因此,“穿越是有难度的。作为一种创意,穿越是自由的;作为一种创作,穿越又不自由。”许道军告诉记者。他认为,穿越小说并非杜绝搞笑,问题是要搞得合情合理、有价值。如果蒙不了现代人,那么也蒙不了古人。当然,光靠搞笑也是不够的。倘若没有创意、没有追求、想象力不足、知识储备不够,都不足以打动古人。

  严锋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内绝大多数穿越小说没有文学性可言。”他也强调:“穿越小说其实最见功力,丰富的文史知识是必备的修养。想象可以天马行空,但必须取信于人。”(范昕)

(编辑:春卷)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历史、成长与架空——对酒徒网络历... / 《女巫》的精神世界与形式探索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daojun1973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